秋刀鱼设计

团队专业网站建设、品牌产品推广服务

@helosh15年前

2007/06/22
18:46 星期五
碎碎念

一封走了五十年的信

   1943年的冬天真是寒冷,特别是对于正在斯大林格勒城下作战的德军来说更是苦不堪言。没有棉衣,没有粮食,没有子弹,甚至连伤员也没有药品治疗。到处都是残腿缺胳膊的伤员,和血肉模糊的尸体。伤兵米涅知道再待下去很快就会死亡的。想到这里,他想试试能不能站起来,刚一动,让炮弹炸伤的腰部伤口剧烈地疼痛起来。“帮帮我吧,我要回国,我要去见米丽亚。”米涅向正在撤退的连长求救。连长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冷淡地走了。
    米涅的希望破灭了,只好躺在雪地上等待着死神的降临。看着那皑皑的白雪,他想起了和米丽亚的往事:那还是没参军前,他和米丽亚都是柏林大学文学系的学生。米丽亚的学习很好被选为班长,而米涅稍微差一些就当了个副班长。那时候每当下雪后他和米丽亚都到山上赏雪,边走边背着普希金的情诗。米涅深爱着米丽亚,可是米丽亚却只把米涅当最好的朋友对待,她心中爱的是班上一个叫德克的同学。米涅是又嫉妒又恼恨,真想好好教训一下德克。
    但是还没等米涅向米丽亚表达爱意和教训德克,苏德战争爆发了。很快两人都入伍了,分在第1集团军20师同一个连队当列兵。1943年秋天,两人所在的连队开到斯大林格勒城下,在前不久的一场惨烈的巷战中,一发炮弹飞来,德克当场身亡,而米涅腰部被炸伤。眼看着部队节节败退,无人顾及受伤的米涅,米涅绝望之际,想到了自杀!正在这时,米丽亚的身影闪现在米涅的脑海里……
   “对了,我不能这样死去,我还没来得及向米丽亚说明我的爱意呢!”米涅想,“我要让世界上所有人知道我是真心爱着米丽亚的。”想到这里,米涅掏出一支钢笔,找到一张还没烧尽的文件纸被面,立即书写起来。
    亲爱的米丽亚: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死亡随时都在向我走来。可是如果我现在不说,到了天堂我就更没办法对你说了。在柏林大学的岁月里,我是多么的爱你!可是我怕说出来会损伤我们的友谊。我知道你爱的是德克,所以我始终也没说出来。现在,我的生命将要走到尽头,最想见到的人就是你了。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看到你那美丽的眼睛、金黄色的头发了,再不能听到你优美的吟诗声音了。我现在后悔为什么不向你表白,即使遭到你的拒绝我也无悔。
    战争太残忍,泯灭了人性,断送了多少年轻人的幸福。我再也不相信希特勒所谓的为德意志而战斗的鬼话。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向你表达我对你的爱情!尽管你一直都不知道我爱你是多么的深,可是这确实是真的。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我曾经幻想过打完仗一定向你求婚,可是等不到这一天了。
    现在,俄国人出现了,离我不到五百米,正向我这个方向走来。我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生命了。皮靴的声音我都能听得见了。此时此刻我悔恨没有把生命交给你,而是交给了可恶的战争。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想着我,也许你不会想念我的。可是我确实不在无时无刻地想念着你。想象你会和一个什么样的人结婚,怎么样度过你美好的青春。只要你过得好,我到了天堂也会开心的。
    我的伤口现在很痛!记得有一次我也是让刀划伤了,你是那么仔细地给我包扎。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啊,俄国人距离我只有100米了,他们已经看到我了。上帝呀,能再给我5分钟吗?让我把心里话向我的爱人说完吧。让我安心地到天堂吧。到了天堂我会等着你的,无论等多少年,我都会等的。一直等到你去的时候我再向你求婚。
    来不及再说了,我已经看到黑乎乎的枪口了,永别了。我会永远爱你的!
    一个苏联红军战士发现了米涅,回头对班长说:“看,一个可恶的德国鬼子,我打死他。”说着举枪对准米涅就是一枪。米涅用手把信举得高高的,手臂突然放下,他断了气。这个战士上前把米涅手里的信取下交给会德语的班长。班长看了一遍,很感动地对战士们说:“这确实是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你去交到司令部。”
    很快信转递到朱可夫元帅手上,朱可夫元帅看完后动情地对随从说:“战争毁掉了多少俄国人、德国人的生命,毁掉了多少年轻人的幸福爱情。要永远记住战争带来的教训!”随从问道:“元帅,那这封信怎么处理?”朱可夫元帅轻轻地点点头,对随从说:“把它包好,交到档案局。”这封信在档案局待了一年又一年,每一个看到这封信的人都被这个动人的爱情悲剧所打动。
    到了1993年,苏联解体后两年,这个档案也解密了。一个德国记者查找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资料时,发现了这份信,并带回德国,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收信入米丽亚。
 这时的米丽亚已经是70岁的老太太了。回忆起往事她不禁泪流满面,看了记者递过来的信,更是痛不欲生。米丽亚流着泪伤心地说:“真的不知道米涅如此爱着我!如果我知道的话,即使他死了,我也会嫁给他的。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为什么?”说完又泣不成声。在场的很多人都默然了。人们望着遥远的北方,仿佛回到那不堪回首的岁月里,仿佛看到一个在冰天雪地受重伤的年轻人面对死亡的痛苦绝望的表情……” 

一封走了五十年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