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刀鱼设计

团队专业网站建设、品牌产品推广服务

@helosh15年前

2007/07/15
13:54 星期日
碎碎念

第一封信 来生缘

  在异乡,他受到了一封来信,是她的信!他的心狂跳不已。许久许久未来的信,今天总算盼到了。他舍不得马上看,把信封放到鼻子边,深深吸了一口气,竟有一丝的清香,“是她的香吗?”他不禁问自己。他小心翼翼地撕开了信封,这时吹来了一阵风,一张薄薄的信纸从信封里轻轻地飘出……他一把抓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摊开,雪白的纸上只有几个字:“今生不能与共,下辈子,我会好好爱你。姗儿”他有些不相信,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这几个字跃入他的视线。

  他看着自己的心流星般坠入了冰谷,谷底的几只饿狼摇摇晃晃正像他这颗伤痕累累的心走去……他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回信,他觉得一切多余了,他选择了沉默。他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她的父母反对,他的父母也反对,还有一位大好青年在追姗儿,他自己又在外地,姗儿又是一个孝顺的女儿……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头深深埋在枕头下,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照亮了整个屋宇,从未有过的失落已经把他击垮了,曾经许下的誓言都不算数了吗?“你喜欢姗儿吗?”“是!”“你会永远疼她、宠她,不离开她吗?”“是!”当这些话轻轻从他们嘴里吐出时,他们是多么的幸福,他们眼里含着泪水,对爱情的长久和不变坚信不疑。可今天,爱情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他想着想着,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他梦见他拥抱了姗儿,她还是一样乌黑的长发,淡淡的茉莉香水,他好想永远抱着她,走完这一生,他从来就是这样想的……

  三天后一个深夜,他突然被一阵阵说不出的疼痛惊醒,一夜无眠。

  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远离姗儿生活的城市,他怕自己,有一天会忍不住回去,问一个明白,要一个答案。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她,他工作卖力,做事踏实,深得领导的喜欢。和朋友去happy,他永远是引人注目的,像众星捧月。他不停地唱歌、喝酒,好像从没有这么快乐似的,甚至还眉飞色舞说一些黄色的笑话,把大家逗得人仰马翻,直呼肚子痛。可他却没有笑,转过脸,看着窗外,今晚星星又多又亮,夜色很美,很恬静……他在想,她那里也有这样的夜吗?

  一年后,他回到了故乡,顾不上洗漱、休息,放下行李,就想上街看看阔别已久的城市。家乡变化很大,道路又宽又干净,绿色的叶子也多了起来。很不错的!他心里暗暗赞叹。也不知穿过多少条路,走了多长的时间,当他抬头一看,鬼使神差般,他竟来到这里。

  这是个美丽的湖,青青绿绿的水,杨柳依依的岸……

  这是姗儿写诗的地方,也是他们常来的老地方。姗儿,她现在怎么样呢?一种久违的痛楚慢慢地浮了上来……打个电话问问朋友?他心一动。不行,不行,平静一次不容易,再也不能……他马上否定自己。可念头一旦产生,明知不妥,也很难收回了。他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他和姗儿都认识的朋友的电话号码,当他刚刚自报家门时,只听话筒的一头传来了明显鄙夷声“是你?”然后,传来了重重电话摔下去的声音。他有点迷惑了,夕阳慢慢西沉。他又拨了几个电话,可结果都一样,没有人理他,仿佛他不曾存在过似的。他心里不安了,恐惧感油然而生。最后再打一个!他又拨通了一位朋友的电话,还没有等对方作出反应,他立刻说:“我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请你一定要告诉我。否则,我还会再打的,我发誓!”沉默了许久,话筒传来了朋友的声音:“好,你在零点咖啡厅等我,就现在!”咖啡厅里放着一些平时他就喜欢的音乐,悠扬、动听。可他无心欣赏,焦急等待着朋友的到来,夜晚已经降临,华灯初上。

  朋友来了,给他带来了三样东西。照片、中国结、瑞士军刀。还未坐稳,一张照片“啪”甩在他的面前,这是一张高级电脑合成照片,技术一流,非常逼真。照片上有两个人,很亲密靠在一起,俨然是一对情人。一个是他,另一个温柔、可人,是很多男人想要的妻子,可他却不认识她,从未见过面。他有些明白了……

  “姗儿,就是用这把瑞士军刀,结束自己的……”朋友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她留下话,她要我把中国结和这……刀,永远地留给你!”突然间,朋友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呵斥他,“是你害了她呀,你为什么要背叛她,你知道,她有多伤心吗……”说完这些话,朋友拂袖而去。咖啡厅里音乐越来越响了,人也越来越多了……

  他跌跌撞撞冲毁家,翻出了那本很久未写的日记簿,颤抖着双手,打开了它,一张已经有些黄斑、短短的信纸,在他生命中第二次呈现在面前“今生不能与共,下辈子,我会好好爱你。姗儿”

  他本以为是冰冷冷分手的无情信,可却是姗儿留给他弥漫着悲伤的最后诀别书啊!他似乎一下老了许多,嘴里不停念叨着谁也听不清楚的话“姗儿,我知道的,那一个夜晚,你走的时候,一定在呼喊我的名字,你是在向我告别阿!否则,在那一时刻,我怎么会有如此锥心般的疼痛阿!”

  “姗儿,你甘心吗?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他摸索着拿出藏在衣服里的中国结,把它高高举过头顶,凝望着它,这是一个红色的中国结!是什么是中国结染成红色呢?“我编好了中国结第一个送给你,你不许说不漂亮!”“好!”他用尽了全身力量,把中国街紧紧贴在胸膛,仿佛要融入心底的深处……泪眼朦胧中,他看到他的姗儿正款款向他走来,笑吟吟的,轻轻唱起那首他爱听、她爱唱的歌曲:“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愿意等待!当懂得真心以后回来,却不知道那份爱,会不会还在?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值得等待!”“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静静的夜里,幽幽传来了他的哭声,一种久久被压抑而释放后的哭声。吃晚饭的人们停住了筷,吵架的夫妻止住了拌嘴,人们纷纷把头伸出了窗外,在互相交换的眼神中知道了是他,人们心里打了个问号,一向年轻有为、待人和蔼的他,内心竟蕴藏着如此深的痛楚,是什么会让他在这深深的夜晚这样的哭泣呢?

  这是什么样的哭声阿……时断时续,绵绵不绝,低沉、凄清又抑扬……像一只受伤的孤狼,在山谷低低的嗥叫。又像是地底下缓缓流淌的熔浆,灼烧着每一个人的心,一些本不以为然的人们,心也渐渐苍凉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毫无睡意的人们听见门“砰”被带上的声音,然后传来了他转下楼梯疲惫沉重的脚步声,“咚咚咚”重重敲在人们的心中,人们不禁猜想,他要去哪里?在这令人伤感的夜晚……

  天明时,人们发现了他,他静静地躺在青山绿水间,干净的脸上没有一点的泥土,显得那样平静、安详,没有一丝丝的痛苦,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缤纷般在他身上绽放……一个血红血红的中国结在他的手里被紧紧攥住……

  寂寥的湖面上,盘旋着两只蝴蝶,它们互相嬉戏着,追逐着,形影不离,久久不肯离去。天黑时,它们却不知去向……

  二十年后,一个美丽、轻盈的女孩悄悄坐在岸边,认真写着一首叫《蓝色的雪》的诗,她似乎在等待。这时,有一位男子大步向她走来……人们听见,他叫她“姗儿!”

第一封信 来生缘